咨询热线:13269980950

离婚律师:打胎后遭抛弃,小三把上司告上法庭

发表时间:2021-07-26 09:31作者:运营部来源:网络

广东女子胡某自17年给50多岁已婚的李某当小三。2020年李某致胡某怀孕后又不想负责任,哄骗其打胎后还欲分手。事前说的补偿20万没有了,还要被克扣工资补还医药费。

案情简述:

从2014年两人开始联系到17年成为情人,李某和胡某一直处于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中,但这是地下情。直到2020年,胡某怀孕后,李某却慌了,便以不做流产会影响胡某终身幸福、李某家庭为由,诱导胡某进行人工流产。同时李某还承诺,将负担由此产生的医疗费,并支付20万元作为终止双方两性关系的补偿。

为此,2020年4月1日,李某向胡某出具借条一份,记载向胡某借20万元,并承诺于2020年前归还。2020年4月2日,李某通过微信转账向胡某支付2万元。同日,李某陪同胡某到佛山市妇幼保健院进行中期妊娠引产术,并在《早、中期妊娠引产知情告知书》《清宫手术同意书》上签名。此后,胡某向李某返还了4000元。

但在胡某人工流产手术数月后,李某反口说孩子不是他的,已支付的医疗费是胡某预借的工资,拒绝支付继续治疗的医疗费和补偿款。于是,胡某委托律师事务所将李某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医疗费1752.41元、误工费14352元、护理费900元、营养费2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0元、后续治疗费50000元(已经实际产生的后续治疗费为2755.26元),合计238604.41元。

法院一审:

缺乏证据,驳回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健康权纠纷。两人在已知李某已婚的情况下发展两性关系,有违公序良俗,应受道德谴责,但其法律后果在本案中不予评判。胡某主张其人工流产与李某存在因果关系,而请求李某支付其因人工流产造成的各项损失。胡某提交了借条,主张该借条系李某因导致其怀孕并做人工流产产生的费用以及结束双方的两性关系而向其支付20万元作为补偿,但李某予以否认,而借条所载的内容亦未能反映胡某主张的上述情况。因胡某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其人工流产与李某存在因果关系,故其提出相关的各项请求因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均不予支持,驳回胡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上诉有理部分予以支持!

胡某对一审结果表示不服,上诉至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胡某表示,从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可见,李某认可胡某腹中胎儿是其孩子,双方也曾谈到收入、转款、看病问题。直至胡某起诉之前,李某并未否认胡某腹中胎儿与其无关。李某还诱导并陪伴胡某做流产手术并签名同意手术,承诺支付相关费用等皆可证明,胡某已经履行举证责任。胡某称自己固然有错,但李某承诺负担由此产生的医疗费并支付20万元给胡某作为终止双方两性关系的补偿后,却又反口说孩子不是他的,已经支付的医疗费是胡某预借的工资,拒绝支付继续治疗的医疗费和补偿款,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

综上,胡某认为应撤销一审判决,李某应继续履行支付医疗费及补偿款的法律责任。对此,李某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法院认为,本案首要的问题是胡某妊娠是否与李某有关。从查明的事实看,胡某的举证达到民事诉讼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二审法院采信胡某怀孕与李某有关的主张。而胡某、李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未能举证证实对方存在故意或过错。虽然现有证据不足以反映李某对胡某的怀孕具有重大过错,但中孕引产术确实会对胡某的身体带来影响,损失客观存在。

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李某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15000元补偿款予胡某;驳回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例分享
常见问题
website qrcode

扫码查看手机版网站

联系电话:13269980950                              手机号码:18500173665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38号维景国际写字楼11层03室
微信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