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咨询热线:18518694776

坐摩托未戴头盔并负事故同等责任,能获得近百万的死亡赔偿金吗?

发表时间:2022-08-17 13:52作者:运营部

日常生活中发生了交通事故,交管部门一般会在查明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责任后,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并出具相应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如无法就相关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向法院提起赔偿诉讼,交通事故认定书则成为一种强有力的裁判证据。这时不少人会问:如果交通事故认定书书认定事故双方当事人为同等责任,受损严重的一方(比如死亡)还能拿到相应的赔偿吗?


坐摩托未戴头盔并负事故同等责任,能获得近百万的死亡赔偿金吗?


【案情简介】

2021年11月24日21时5分许,在北京市顺义区某小区南口,刘某驾驶车牌号为蒙A000X小型轿车由北向东行驶时,适有陈某饮酒后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后乘坐蒋某、王某由南向北行驶,刘某所驾轿车左前部与陈某所驾摩托车左侧相撞,后摩托车又与丁某所停放在路外的小型轿车左后部相撞,造成王某死亡、陈某、蒋某受伤。

事故发生后警方经过调取监控及侦查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载明:1、刘某驾驶小型轿车未按规定让行。2、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3、陈某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未安全驾驶。4、陈某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违反行驶速度规定。5、陈某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6、陈某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违反载人规定。7、陈某驾驶未按规定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普通二轮摩托车。8、蒋某明知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仍指使陈某驾驶其所有的普通二轮摩托车。9、蒋某乘坐普通二轮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10、蒋某明知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仍乘坐其驾驶的普通二轮摩托车。11、王某乘坐普通二轮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12、王某明知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仍乘坐其驾驶的普通二轮摩托车。

刘某驾驶小型轿车未按规定让行的违法行为,与本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是事故发生的原因,刘某为同等责任;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普通二轮摩托车违反行驶速度规定且未安全驾驶的违法行为、蒋某明知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仍指使陈某驾驶其所有的普通二轮摩托车的违法行为,与本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是事故发生的原因,陈某及蒋某共同为同等责任,丁某为无责任,王某为无责任。

【法院裁判】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确定首先由被告人保公司、阳光保险公司分别在交强险有责、无责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因本次事故涉及多人受害,对于交强险限额本院予以酌情分配。对于交强险赔付不足部分,本院根据各自过错程度,酌情由王某自行承担8%的责任,由刘某承担46%的赔偿责任,由蒋某承担23%的赔偿责任,由陈某及其父母承担23%的赔偿责任。对于刘某应当负担的部分,因其所驾车辆在人保公司亦投保了商业三者险,故先由人保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其自行负担。

一、人保赔偿原告死亡伤残赔偿金160 000 元;

二、阳光财保赔偿原告死亡伤残赔偿金 16 000 元;

三、人保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 722 569.38 元;

四、被告陈某父母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 361 284.69 元;

五、被告蒋某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 361 284.69 元。

【专家评析】

争议焦点:交通事故认定书是一种证据,司法实践中法院经常把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认定赔偿责任比例的重要依据,甚至将交通事故责任比例直接确定为赔偿比例。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法院应依证据规则审查其效力性及证明力,以自己审理认定的事实作为定案根据,最终确定赔偿比例。

在本案中,交通管理部门对事故进行了现场勘查、调查取证等工作,查明了事故发生原因,并根据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了当事人的事故责任。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适当,法院予以确认,但事故责任不完全等同于民事赔偿责任。在考虑民事赔偿责任时还需考虑四个因素: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及主观过错。

本案中,刘某驾驶机动车未按规定让行的违法行为与王某死亡后果有因果关系,其对王某死亡后果具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陈某虽未成年,但其已经 17 岁,应当知道其无驾驶机动车资格,其在饮酒驾驶机动车且违反行驶速度规定未安全驾驶的违法行为与王某死亡后果亦具有因果关系,其对王某死亡后果亦具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鉴于陈某事发时系未成年人,其父母作为陈某的监护人,应当对陈某造成的原告损失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蒋某作为普通二轮摩托车实际所有人应当知道陈某无驾驶资格及饮酒而其仍然让陈某驾驶其机动车,其对王某死亡的损害后果发生亦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王某应当知道陈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却仍乘坐其驾驶的普通二轮摩托车且未佩戴安全头盔,其上述违法行为虽然不是导致本次交通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但是与其死亡后果的发生及扩大有过错,应当适当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根据上述赔偿原则,对于王某因此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根据各自过错程度,酌情由王某自行承担8%的责任,由刘某承担46%的赔偿责任,由蒋某承担23%的赔偿责任,由陈某及其父母承担23%的赔偿责任。

【法律指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条 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条 被侵权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条 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职责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先由承保机动车强制保险的保险人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机动车商业保险的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予以赔偿;仍然不足或者没有投保机动车商业保险的,由侵权人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零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四)其它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

第十三条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八条 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当事人请求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例分享

案例分享

副标题

常见问题

常见问题

副标题

声明
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利于普法之目的。本网部分内容可能涉及转载或摘录于网络,但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经本网核实后将会第一时间做删除处理。
website qrcode

扫码查看手机版网站

手机号码:18518694776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38号维景国际写字楼11层03室
微信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