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269980950

工伤没钱请律师/北京饿了么外卖员猝死获60万,又一猝死骑手获赔从两千升至60万

发表时间:2021-01-15 10:26作者:运营部来源:网络

    关于武汉一外卖员猝死只获2000元慰问金一事,1月14日,饿了么向九派新闻记者表示,平台已启动后续事宜专项协调小组,在向家属表达哀思与慰问的同时,从蓝骑士关爱金中追加骑手抚恤金至60万。

    2020年5月6日,饿了么众包骑手肖锋(化名)于送餐途中倒地身亡,卫生院开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显示,直接死亡原因为“猝死”。

    工伤没钱请律师?众包骑手由于和外包公司签订的并非劳动合同,而是服务合作协议,公司给出了2000元“人道主义慰问金”的处理;后又表示,愿意将慰问金提高至1.5万元,但要求家属与公司签订协议,“这笔钱公司作为慰问金的方式打给家属,这件事跟公司到此为止”,这让其家人无法接受。

    家属希望申请工伤赔付。去年6月,其妻冯某向仲裁部门提交了材料,请求确认肖锋与外包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按照工亡标准赔偿800000元,并由被申请人杭州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仲裁部门未支持冯某的仲裁请求。

    事发七个月后,北京一位43岁的“饿了么”骑手在送餐路上猝死,获得2000元援助的消息引发关注。“饿了么”官微发文回应,将给付家属60万元抚恤金。“这和我们家的情况一模一样。”看到新闻后,肖锋的妻子冯某发了帖子,“同样是饿了么骑手猝死,为何同命不同价!”

QQ截图20210115102844.png

    此前媒体报道:

    2020年5月6日,天气燥热,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的饿了么骑手们在等待一场雨——按照往常,雨天的单子会格外多。

    38岁的肖锋在骑手群里问,“我看着雨一下下不下来,在纠结要不要带雨衣出门。”群里有人打趣,“你带雨衣了不一定会下雨,但你不带肯定会下大雨。”

    这是肖锋开始跑单的第37天。根据“蜂鸟众包”App上的记录,他那天早上12点半出门,送了12个单子。

    肖锋在骑手群里最后的发言时间是19点23分,他说他找不到送餐入口,报备没次数了(如果联系不上顾客可以在平台申请报备,以免被认定为超时扣钱),还骂了句脏话。半个小时后,他在送餐途中倒地身亡。

    事情来得毫无预兆。妻子冯喜(化名)记得,那天中午丈夫还回家做菜——青椒炒肉和烧茄子,教未满4岁的儿子写自己的名字。正是暑气渐浓的时候,前一晚他被蚊子咬了,说房门该装蚊帘了。

    这是个普通的三口之家,妻子做文员,儿子在上幼儿园中班。儿子总能分辨出爸爸电瓶车充电时的“滴滴”声,在爸爸进门前端上饭守在门口,等爸爸进门时道一声“欢迎光临”。但那天,他没等到爸爸回来吃晚饭。

    已经晚上8点了,肖锋还没回来,也没回消息。冯喜等不住,拨通丈夫的手机,电话被警察接起,要她安顿好孩子,到盘龙城F空港中心城一楼的工商银行去。等她来到时,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丈夫倒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餐箱里的两份甜品和一份烧烤都洒了。这是条自行车道,离目的地格林花园直线距离600米。

    腾龙派出所的出警证明显示:2020年5月6日20时许,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在银行门前路倒,警方赶到后拨打120进行抢救,经抢救半小时后无效死亡,并通知黄陂区分局技术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初步排除案件可能。外卖员猝死当天还因投诉被扣50元,家属拒绝2000元慰问质疑同命不同价。


website qrcode

扫码查看手机版网站

联系电话:13269980950                              手机号码:18500173665                            联系QQ:382624594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38号维景国际写字楼11层03室
微信扫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